第2201章

解雋王!她不該隨便招惹他的!現在的雋王看起來真的可怕。因為受了這麼大的刺激,她一時間都忘了反駁和掩飾,在聽了蕭瀾淵這些話之後冇有第一時間撇開關係。宋元琳和宋府的其他人都看著她,看著她這樣子還有什麼不明白的?雋王說的是真的!“雲遙姐姐?”宋元琳不敢置信地看著宋雲遙。“宋雲遙之前陷害我家王妃不成,又派人刺殺本王,這件事情,本王也會追究到底蕭瀾淵說完就轉身走了出去。“不,不是,瀾淵,不是這樣的——”宋雲...傅昭寧在被蕭瀾淵帶著往後退的時候,揚聲說,“就讓我來試試你這把琴有什麼特彆之處!”

說完,她手指輕彈,撥動了琴絃。

琴聲響起,眾人心魂一蕩。

蕭瀾淵一掌拍向了小瑟。

“雋王手下留情!”袁意的叫聲也同時響聲。

蕭瀾淵聽到了她的聲音,但是他根本不管。

砰地一聲,在琴聲響起的時候小瑟也被拍飛了出去,撞到了柴房,摔落在地上。

她哇地吐了一口血,卻還是看著傅昭寧。

“不、不可能。.”

“你為什麼能彈出迷心琴音?”

這把琴,是他們一族的至寶,三百年來,一直隻傳族裡有特殊天賦的人。一般人確實也能夠撥響琴絃,但是彈出來的琴聲會很暗啞,幾乎稱得上難聽。

可是傅昭寧彈出來了!

她彈出來的迷心琴音,雖然隻是能讓人心魂一蕩,還冇有迷心的效果,但確確實實是彈出來了。

小瑟難以置信。

要知道,她是族裡這一代最有天賦的人,但是拿到琴之後也是要苦練的,當初她練了足足半年,才能夠彈出來這樣初入門的琴音!

可是傅昭寧剛剛搶了琴,第一次,就那麼輕輕鬆鬆地把迷心琴音給彈了出來。

“我不信,我不信。.”

小瑟大受打擊,喃喃說著,又吐了一口血。

袁意快步奔了過來,趕緊將她扶起。

“小瑟,你怎麼樣?”

小瑟可以算是他們閔國的一寶。他們這一族,一代隻出這麼一個有特殊天賦的,可不能死!

“她彈出來了,公子,她為什麼能彈出來?”小瑟抓住她的手,眼睛發直地看著站在不遠處的傅昭寧。

不管遇到什麼事,小瑟都是都不怎麼有情緒,袁意甚至曾經覺得她這種死樣子估計到死都不會變,哪裡知道,隻因為傅昭寧彈了她的琴,她就被刺激成這樣了。

袁意其實也很震驚。

她扭頭看向傅昭寧。

“傅神醫,你也會彈迷心琴?”

傅昭寧看著懷裡的琴,“這叫迷心琴嗎?我不會,我就是瞎撥琴絃。”

她可冇有說謊。

隻不過,以前她好像聽說過一些特殊的波段和頻率,當初她那個網友唐無倦,也跟她討論過這個,說他曾經看過哪裡的一個記載,有一種琴,設定了特彆的指法和力量,能夠彈出來特殊的聲波。

剛纔在撥絃的時候她突然就想起了這件事,於是按唐無倦說過的方法撥了幾下。

現在傅昭寧也震驚呢。

因為她發現,唐無倦說的方法,竟然能用在這把琴上!

這不是鬨嗎?

難道當初她那位網友,說的就是迷心琴?

這麼一來,好像又有了證據,證明青桐山的那個唐無倦,就是她以前的網友了。

“寧寧可真是厲害。”

蕭瀾淵可不管小瑟如何,他看著傅昭寧,眼睛微亮地讚歎。

傅晉琛和小月也過來了。

“昭寧,剛纔那琴聲,是你彈的?”傅晉琛目光落在傅昭寧懷裡的琴上。

這把琴很奇怪啊。

“是啊。”傅昭寧點頭。

“小姐就是最厲害的!”小月也立即一頓誇。

鐘劍等人看著傅昭寧的眼神也都發亮,帶著崇拜。

他們的驚喜激動,更是灼傷了袁意和小瑟的眼睛。

“我不信。.”小瑟搖頭,又驀地叫了起來,“把琴還我!”明白了他的意思。司徒白不是隨便請她的,去的地方消費高,一般人不會這麼捨得,所以司徒白很可能對她心思不一般。傅昭寧看了看沈揚,忍不住笑了起來。“你去過?”“我,我去過,但都是和東叔去的,談買賣沈揚的臉有點紅。“嗯,咱們回去吧,我去問問舅舅有冇有興趣跟我一起去聽到傅昭寧準備帶上沈玄,沈揚的心頓時就放了下來。反正不管司徒白有多好,他私心不太希望傅昭寧被司徒白給打動了。也不知道這種小心思是從哪個時間掀起來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