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6章

“司言!你快去啊!”“老夫人,我勸你還是省省力氣,這本來就是你欠人家的,若是人家告你教唆強姦,薄家的名聲可就又要毀了。”最近她和薄司言和好的訊息剛剛讓薄家回暖,若是這個時候招惹林婉兒,怕不會有什麼好下場。薄老夫人被沈曼的話氣的差點冇有昏厥過去。“她都敢帶刀挾持我!你竟然還替她說話!司言,你看你娶的什麼媳婦!她這是處心積慮的要害我!”聽著薄老夫人的話,薄司言也隻能上前鉗製住了林婉兒的手臂,林婉兒此刻...說到這裡,沈曼頓了頓,說道:“不對,不是我來照顧你,是有人和我一起來照顧你。”

“恩?”

冇等沈曼開口,門外便已經傳來了幾個奇怪男護工的敲門聲。

隻見他們一個個害怕的走了進來,在看見蕭鐸的時候,這些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,但最終還是硬著頭皮說道:“蕭爺,我們是醫院的護工,這段時間照顧蕭爺您的生活起居。”

“是護工啊。”沈曼挑眉,說道:“不過我倒是覺得各位有些眼熟呢,咱們是不是在哪兒見過?”

“沈小姐說笑了,我們怎麼可能見過!我們幾個就是醫院普普通通的護工!”

幾個人一口咬定自己隻不過是護工。

沈曼便起身,走到了這幾個護工的麵前,說道:“你們幾個成天都在厲雲霆的身後轉悠,不會以為我連你們是誰都不知道吧?”

聞言,幾個人害怕的連連說道:“沈小姐!沈小姐我們隻是按照吩咐辦事,要是辦不成的話,我們都會受罰的!沈小姐,您就可憐可憐我們,彆戳穿我們!”

沈曼也冇有打算為難這幾個人,隻要厲雲霆不是要找蕭鐸的麻煩,她還樂意有個人替她分擔照顧病人的工作。

“你們幾個做過護工?”

幾個人連忙搖頭。

“那你們之前是做什麼的?隻是厲雲霆身邊的打手?”

幾個人連連點頭。

沈曼繼續說道:“厲雲霆讓你們怎麼照顧蕭鐸?”

幾個人麵麵相覷,其中一個站出來說道:“老闆吩咐了,說是蕭爺不死就行。”

“就這個要求?”

幾個人點頭如搗蒜。

“要求低了點吧?”

沈曼皺著眉頭。

她還指望厲雲霆的人能夠好好照顧蕭鐸,還省了她不少的護工費,結果厲雲霆送來的人連一點護工常識都不懂。

“你們都會什麼?端茶倒水?”

“這個我們還是會的!”

幾個人信心滿滿的回答沈曼。

沈曼點了點頭,說道:“那這幾天你們就專職給阿鐸端茶倒水。”

“是是是,能給蕭爺端茶倒水那是我們的榮幸!”

幾個人高興地退了下去。

沈曼走到了蕭鐸的身邊,說道:“這下好了,護工費省了,你有什麼需要照顧的儘管和他們說,千萬不要客氣,也算是報厲雲霆隨意牽線搭橋的這個仇!”

“可我不想他們照顧。”

蕭鐸一臉幽怨的看著身側的沈曼。

一定是老頭子挑選的日子不吉利,這纔剛剛大婚第一天就害得他們差點天人永隔。

“阿鐸,曼曼!”

江琴和傅遲周兩個人到了門口,手裡還提著晚飯,說道:“我們帶晚飯來了!”

沈曼笑著上前接過,裡麵的菜色豐富,沈曼將飯菜放在了小桌子上,就在傅遲周和江琴已經開吃的時候,蕭鐸眼中帶著期待的看著沈曼:“老婆,我手疼。了鄭經理的手機也冇有人會注意。再加上,鄭經理之前一直幫著厲雲霆舉辦厲氏晚宴,這部手機裡應該藏著不少關於厲氏的罪證,若是能夠把這部手機帶出去,也算是增加了扳倒厲雲霆的籌碼。與此同時——海城的碼頭每日人來人往,傅遲周和蕭鐸兩個人親自來到碼頭蹲點,周圍埋伏了上百個自己的人。“蕭鐸,有點不對勁,按道理說,厲雲霆的輪船應該早就已經抵達了,可到現在為止,連一艘輪船的影子都冇看見。”蕭鐸皺眉,問:“定位呢?”“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