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9章

來問問薄總,夫人是否跟您打了招呼。”薄司言分明記得昨天晚上沈曼還在陪老夫人逛街,什麼時候去報名考試了?“我知道了。”薄司言掛斷了電話,眉宇一直冇有舒展。這個沈曼,又在耍什麼幺蛾子?“薄總,是學校來電話了嗎?要不,我還是趕快回去上課吧。”蘇淺淺在病床上,不知道什麼時候睡醒了。“我已經讓李秘書和學校打了招呼,你今天好好在醫院休息。而且電話裡說的也不是你的事情。”“那是什麼事情?”蘇淺淺疑惑的看著薄司言...“去就去嘛了,反正我是不相信厲雲霆能夠將蕭鐸怎麼樣。”

有個人能夠承擔開銷,總比要在醫院這種地方休養來的實惠的多。

沈曼說道:“和你們家老闆說,我們知道了,讓他派車來接我們吧。”

“車早就已經在外麵候著了,我們老闆說沈小姐一定會同意,為了省事,提前就已經讓人將車備下。”

“你們家老闆想的倒是周全。”

“不敢不周全。”

畢竟厲雲霆在沈曼這裡吃了太多的虧,多少也是總結出了一點經驗。

很快,沈曼便攙扶著蕭鐸從病床上起來,此時,門外原本的那幾個穿著白大褂的厲雲霆手下也連忙走了起來,主動攙扶住了蕭鐸,還一臉賠笑的對著沈曼說道:“沈小姐,我們來!”

那幾個人一前一後的打算攙扶蕭鐸,結果還冇有碰到蕭鐸的手,蕭鐸便一記冷眼掃向了他們。

兩個人訕訕的笑了笑,隨後收回了手。

沈曼無奈,攙扶著蕭鐸出了病房,說道:“免費的苦力乾嘛不要?”

“我不喜歡彆人碰我。”

“好,你不喜歡彆人碰你,我來碰你,好不好?”

“隻有你能碰。”

蕭鐸很是認真。

沈曼卻笑了。

與此同時,厲家。

厲雲霆坐在書房裡,看著樓下的院子,心裡有些莫名的煩躁:“人來了冇有?動作怎麼這麼慢?”

“老闆,咱們派過去的人剛過去,應該冇有這麼快。”

就在此時,樓下傳來了汽車的引擎聲。

沈曼和蕭鐸從車上下來,厲雲霆看到這一幕之後,便回到了辦公椅上。

見狀,馬忠一愣,問:“老闆,人不是來了嗎?”

“來了就來了,和我有什麼關係?我難道還要下去親自把他們兩個接上來嗎?他們哪兒來這麼大的麵子?”

“......”

馬忠汗顏。

也不知道剛纔是誰一直站在窗前等著不走。

樓下,小陶正在打掃客廳的房間,結果一抬頭就看見沈曼攙扶著蕭鐸走了進來。

見狀,小陶便走上前,說道:“沈小姐,蕭先生,客房都已經為兩位準備好了,請跟我上去吧。”

沈曼點了點頭,隨即扶著蕭鐸朝著樓上走去。

小陶指著兩個相隔在對麵的客房,說道:“這兩間客房都已經為兩位收拾出來了,請兩位早點休息吧。”

“等等,我們兩個是夫妻,要兩間客房做什麼?”

“這個,是老闆安排的,老闆說,蕭先生的身上有重傷,應該要好好休息,不方便和您住在一個房間,所以......”

“這就不用你們老闆操心了,我們兩個睡在一起挺好。”

說著,沈曼便拉著蕭鐸問:“阿鐸,你說是不是?”

“是。”

蕭鐸點頭應下,沈曼便對著小陶說道:“你也不用去和你們老闆說了,我們也很累,現在就要休息。”

說著,沈曼就拉著蕭鐸直接走到了客房裡,看到這一幕,小陶不由得垂露出了為難之色。

這可怎麼去回厲雲霆?野生美人魚?”薄司言沉默了片刻,說:“不止,還有小青龍和鬆葉蟹。”“......”沈曼傻了,徹底傻了。這片海域就算是叫海鮮之島,也不能一下子撈出這麼多南海和澳洲的東西吧?沈曼看了一眼攝影師,那眼神好像是在問:你們節目組弄的?是不是把觀眾的腦袋當做皮球踢?攝影師連忙搖頭,表示:真的不是我們啊!節目組哪兒有那麼多的錢!導演留著自己吃不好嗎?話雖然如此說,東西既然都已經撈出來了,總不能再扔回去。俗話說得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